“讓更多殘疾人建立自信融入社會”——“神奇小子”何憶義與深晚記者深度對話

2019年06月11日  深圳晚報  版次:A03  記者 葉洋特 楊少昆 攝

何憶義練習顛球。
何憶義練習顛球。

▲何憶義(左)帶球過人。
▲何憶義(左)帶球過人。

昨日,本報獨家報道《經歷三次截肢手術也不放棄足球夢 深圳“神奇小子”何憶義勵志故事感動無數人》一文,在報紙和新媒體平臺發布后引起極大關注,很多讀者深受感動和鼓舞。近日,深晚記者與何憶義進行深度對話,傾聽他內心最真實的聲音,進一步挖掘他人生發生重大改變前后的心路歷程。

1

深圳晚報:您什么時候開始接觸足球?

何憶義:我出生在廣東汕尾捷勝鎮公興村,從小就好動,看到兩個哥哥踢球覺得很有意思就想加入他們。當時沒什么正規球場,就是一群同村的小伙伴在空地上玩足球,隨意擺兩塊磚就是球門、地上簡單劃條道就是中場線,經常幾十個同伴聚在一起組隊打比賽。從第一天遇見足球開始,我就深深愛上它,足球好像對我施了魔法,每天不踢幾腳心里就特別難受。

2

深圳晚報:您為什么想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?

何憶義:成為職業球員應該是很多足球愛好者的夢想,我也不例外。從小學組建“神奇小子”足球隊開始,我就埋下了這個夢想的種子。后來代表汕尾市海豐仁榮中學足球隊參加青少年足球比賽,之后被深圳香雪上清飲足球俱樂部選拔為梯隊球員。我覺得自己有一些足球天賦,跑動比較快而且球感比較好,經常能取得進球。剛開始在足球這條路上走得挺順利,當時就想著好好訓練,爭取早日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。

3

深圳晚報:從被球探看中到確診患有惡性骨肉瘤,中間經歷了什么?

何憶義:12歲那年我在梯隊接受了兩年系統的足球訓練,很快就從同期的隊員中脫穎而出,距離職業球員的目標又近了一步。這時有名法國球探來觀摩我們的日常訓練,不久后教練告訴我,球探希望把我帶到法國接受專業訓練。我知道這個消息后興奮得跳起來,激動得好幾天沒睡好,現在回想起來還有心潮澎湃的感覺。家里人也接到了教練打來的祝賀電話,全家人都為我感到高興,我也馬上趕回老家汕尾辦理護照。

萬萬沒想到,辦護照期間在母校踢的那場比賽,竟然是自己這輩子最后一次雙腿踢球。我在比賽中摔傷了左腿,以前也經常受傷,一般沒什么事都能繼續踢,但那次是刺骨的疼痛,連站立都很困難。家人馬上送我去醫院檢查,發現左腿上長了個雞蛋大小的骨肉瘤,而且已經發展成惡性腫瘤。我當時還小,相比病痛反而更加糾結失去了去海外深造的機會。

4

深圳晚報:截肢意味著無法成為職業球員,您當時內心真實的想法是?

何憶義:當時醫生一直堅持用化療和藥物治療控制病情,父母也不斷鼓勵我戰勝病魔,但因為情況太嚴重,經過半年的努力,所有治療方案都沒達到效果,醫生建議進行截肢,一旦癌細胞擴散連命都保不住。我覺得父母是最難過的,相比無法繼續踢球,他們更不愿意讓12歲的兒子成為殘疾人。雖然截肢后成為職業球員的夢想徹底破滅,但還有機會追逐其他夢想,還能做很多跟足球相關的事。其實,截肢這個決定最后是我鼓起勇氣做的,我還把想法告訴父母并說服了他們,當時醫生也挺佩服我的。

5

深圳晚報:您為什么要嘗試拄著雙拐踢球?

何憶義:住院期間我無時無刻都想掙脫病床去踢球,重返球場的想法一直縈繞在我心里,截肢后這種愿望反而更加強烈。因為進行過多次化療和截肢手術,我的身體素質大不如前,從身材健碩變成骨瘦如柴,頭發都掉光了。當時的身體狀態很難拄著拐杖踢球,我就先通過其他體育鍛煉進行恢復。

為了能像正常人一樣踢球,我為自己定制了訓練方案。最難的一步是保持身體平衡,于是我經常偷偷出去坐公交車,有時從始發站一路站到終點站,學著在汽車顛簸中平穩站立,同時訓練自己腿部的耐力。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心中割舍不斷的足球夢,我想證明給大家看,那個拄著雙拐踢球的依然是當年在球場上無所不能的“神奇小子”。

6

深圳晚報:這是您使用的第幾副拐杖?

何憶義:這是我用的第44副拐杖,如果正常使用的話,這種不銹鋼拐杖一般可以用三年左右。踢球對拐杖的要求很高,每副拐杖都傷痕累累,因為全身的爆發力都要作用在拐杖上,發力的時候受力點撐不住它就斷了。但拄雙拐踢球以來,我從來沒有在球場上用拐杖碰到其他人,搶球或帶球時我都把拐杖撐在后方,一旦發現可能干擾到對方,我都會提前把拐杖讓開。拐杖就像我的第二、第三條腿,它們帶著我在場上飛奔,感受足球的快樂。

7

深圳晚報: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曾邀請您到現場和職業球員互動,有什么感受?

何憶義:如果問我比成為職業球員更大的夢想是什么?我一定會堅定地回答:入選國家足球隊為國征戰。雖然我已經沒有這個機會,但能夠受邀見到國字號球員是實現夢想的另一種方式。當時主教練里皮很欽佩我對足球的執著和不懈追求,還帶領國足全隊向我頒發錦旗,他說只要為夢想去努力,沒有不可能。我當時心情很激動,這是對我不斷追逐足球夢最好的認可,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!

8

深圳晚報:跟自己的偶像克里斯蒂亞諾·羅納爾多(C羅)在廣告中同框是什么體驗?

何憶義:當時品牌方看到一些媒體報道和我踢球的視頻后找到我,他們覺得我的勵志故事很符合廣告的主題。廣告是在廣州拍攝的,最后呈現的效果是和C羅拍攝的部分混剪在一起,共同展現為足球夢想努力奮斗后在球場上自信踢球的狀態。C羅還在他的社交媒體上推送了這段廣告,能跟偶像同框感覺很奇妙,這是足球帶給我的無限可能。

9

深圳晚報:您還參加過2019平安金融中心國際垂直馬拉松大師賽,當時是什么情況?

何憶義:我很喜歡接受各種挑戰,每當看到挑戰身體極限的項目都想去嘗試。平安金融中心國際垂直馬拉松大師賽,要求參賽者徒步征服深圳最高樓,終點設在116層,一共要爬3201級臺階。剛開始還挺順利的,但越到后面越艱難,因為我基本上是靠拐杖一步步撐上去的,每一步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。

爬到40多層時都想放棄了,但想起自己一路走來克服的那些困難,覺得當下的挑戰不算什么。于是,我一邊慢慢往上爬一邊喊加油為大家鼓勁,很多人看到我一條腿還在努力堅持,都跟著我一起繼續往上爬。花費42分58秒后,我終于成功登頂,堅持到底就是最大的勝利。

10

深圳晚報:能否談談正在拍攝的電影《上半場》?

何憶義: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深圳市寶樹影業有限公司、深圳創華影業投資有限公司負責人在網上看到我的事跡,希望根據我的人生經歷改編后拍攝一部電影,讓我擔任主角。這是一部勵志電影,希望能激勵大家為夢想奮斗、呼吁全社會關愛殘疾人士、傳播一些社會正能量。目前電影還在緊張籌備中,我在訓練之余也積極參與拍攝,預計2020年會在全國院線跟大家見面。

11

深圳晚報:您現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

何憶義:日本有全國殘疾人足球冠軍聯賽,土耳其、海地、埃及等地有拄拐踢球的“截肢者足球俱樂部 ”,我現在最大的愿望是組建一支拄拐踢球的殘疾人足球隊,去參加世界級的比賽。雖然難度很大,但我會努力實現這個目標,鼓勵更多殘疾人通過接觸足球,建立自信、融入社會、實現夢想。足球改變了我的人生,我也想用足球激勵和幫助更多人。

 

(責任編輯 黃燕如)

編輯日期:2019-06-11

相關新聞

  • 打印本頁
  • 返回頂部
  • 關閉本頁
3d今天预测号码最准确